九天雁翎的博客
如果你想在软件业获得成功,就使用你知道的最强大的语言,用它解决你知道的最难的问题,并且等待竞争对手的经理做出自甘平庸的选择。 -- Paul Graham

新的转变

2012总归是来了,这句话因为某种原因,听起来很悲壮。而这个时候,似乎也是该总结下2011的时候了,虽然过去的一年,我写的博客是越来越少了。 过去的一年对于我个人来说,应该算是工作以来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吧,人生的轨迹在这里算是有了一个转折,或者说,有了一个比较突兀的变化。在年初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不那么艰难的决定,离开了那个曾经做出艰难决定的公司,加入了一家不到十人的初创企业,而这,决定了我将经历对于我个人来说最不平凡的一年,事实上,的确不平凡。 以前的工作对于我来说太容易,太没有挑战了,我需要一些更有难度的工作,这话由我说来似乎太过于自负或者自大,但是,这个话是前领导在年初的时候想要让我做出一些改变,给我的一个评价。背后的故事就不多说了,现在想想这个话说的的确有道理,假如我能够在每天晚上学习到半夜2~3点,因为兴趣去研究一些与工作不甚有关系的技术问题,写一堆乱七八糟的技术文章,而第二天半晕着去工作,但是工作却还总是不错的,甚至能够常常受到上级的认可,那这个工作对于我来说,的确有些过于容易了。 说这些没有啥自我膨胀的意思,虽然知道在中国当前环境下说这个话有些危险~~~~其实,说这些只是用于感叹今年我个人角色的一些转变,以及逐渐不那么容易的工作历程。

目录:

做专业的程序, 做更专业的策划

对于我个人来说,过去一年最重要的事情,应该就是角色的转变吧,来到新公司后,从最开始在City Miner项目中担任较为主力的程序(其实还是普通程序),到招聘lyc和wlf到公司,作为主程,与兄弟公司合作开发了疯狂猎鸟,再到现在,团队扩展到10多人,同时有两个项目在并行,管理的事情越来越多,直到我不得不逐渐放弃我自己以为立身之本的程序工作。

说到角色转变,在同事看来也许是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因为不需要再去做一些“实际”的工作了,对于个人却有些痛苦,特别是对于曾经梦想用世界上最牛的技术开发出世界上最牛的游戏的我而言,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假如我有所谓的偶像的话,那么最接近的那个人,一定是卡马克,你听说卡马克作为公司的管理者,后来就不写程序了吗?“卡马克会带上一台便携机离开公司,然后消失在不知何处的小旅社里,他只想专心写程序,他从来就只想专心写他的程序。”(《Doom启示录》)只想专心写我的程序,这其实也是我的内心写照。

但是,但是不得不说,其实最适合作为团队负责人的应该是产品经理的角色(对于游戏来说,那就是策划)我作为程序,其实并不是特别适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从疯狂猎鸟的后期开始,到新项目,我也越来越接近产品经理的角色,毕竟,你负责的项目,你对项目的方向,定位,具体细节的好坏没有把握,还能把这个交给谁呢?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李开复把产品经理列为最适合做CEO的职位吧。永远要知道,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是不可能在任何时候,把一个项目的失败,归咎于团队中另外一个人的,包括产品经理!我常常感叹,要是一个项目失败了,那就是项目负责人的失败,即使这个项目的确是因为团队中某个人而失败的,那也还是项目负责人的失败,因为是项目负责人把这个关乎项目成败的工作交给他/她的。而一个项目的成功,一定是团队的成功,因为项目负责人总的来说,也就是个后勤部长,能做的事情有限,项目肯定是依赖于团队的努力而成功的。

真正的这样做以后,更大的问题摆出来了。策划方面的东西和程序不一样,不一定真有个对和错。(其实程序很多也没有)假如我和策划的意见一致,那么好办,直接这么做就好。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呢?我凭什么相信自己的决定就是对的呢?甚至比一个明显要更加专业的多,经验也更加丰富的多的策划还要更加对?这个时候的决策,很轻易的就会成为广大失败故事中昏头昏脑的上司,不懂装懂,然后搞砸项目了。解决方式?无非两种,其一,完全把项目交给你的策划,其二,做比策划更专业的策划。新项目经历过一段时间并不理想后,我的结论是,用方法一等于赌博,长久可靠的解决方案只能是方法二。信赖同事,找到最适合的人,干最适合的事,我觉得对于程序,美术,这些都对,但是唯独产品的方向,感觉,甚至是细节的实现效果,这个只能是项目负责人自己来把握。就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项目经理就应该兼任产品经理,假如项目经理真的有那层对整个项目负责的意义的话。(在某些公司,项目经理仅是虚职)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那个曾经在知道我做游戏程序的时候,说我做游戏实在太适合了的大学同学了,要是知道我现在开始参与游戏的设计了,估计又会有另外一番感叹。到底是对是错,是好是坏,适合不适合,也只能经过几个游戏的市场检验,玩家来投票了。起码,这是我的方向。

这种转变的好处显而易见,有空多玩游戏,有空多想怎么才能把游戏做好了,甚至,我后来觉得利用空闲下来的时间,能做一些技术方面纯粹的研究,比如改进团队现在使用的技术啥的,(这个目前做的还很不好)也算是一种技术积累吧,不可能老是让团队在低效的做一些重复的工作。

坏处也是显而易见,对项目的程序开发进度控制变弱,这需要团队中其他同事来保证了。

说来话长, 感叹良多, 写到这里,点到为止了。这里倒是想引用最近看汽车的时候,看到彼得·希瑞尔(Peter Schreyer)的一句话:“与各个部门商讨甚至是妥协是不可避免的过程,但是作为设计师还是要坚持自己,控制成本,毕竟最终展现世人面前是你的作品,谁关心它设计的过程。”真是,谁关心它设计的过程?作为游戏的开发者,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好作品而已,玩家才不关心你是花了多少心思才弄出来的东西。

真正的角色转变

前面的角色转变都是指职业上的,在去年,生活上的角色转变,才是让我最终一年几乎没有写博客的原因。

我以前老是梦想背着个包,走遍天下,去过苦行僧一样的生活,做一个走在路上的背包客。最喜欢的电影是《Into The Wild》,也想去模仿电影中主角的的行为。而实际上,确是个不择不扣的宅男,仅有的爱好就是写写代码,研究研究技术和玩游戏,对于我来说,出趟门都是种奢侈。

去年我结婚了,这一切就都变了,有牵挂了,不能乱跑了,有老婆了,不能光顾着自己的兴趣了….这种角色转变,几乎是不可逆转的啊…..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已经没有办法在工作之余,晚上再有很多时间自己研究研究技术,写写博客了,因为,有人总是需要你陪着的。

呵呵,虽然有的时候和老婆调侃,说要成为最牛的技术人员,就得像卡马克和云风那样单身才行,但是,实际上,在成为最牛的技术人员的可能与老婆之间,我还是选择了老婆~~~~~

虽然是调侃,其实也是有道理的,很多很牛的技术人员就是不善于社交,因为,成为很牛的技术人员需要时间,而社交也需要时间。与其说他们是很牛的技术人员,所以不善于社交,还不如说,就是因为他们不善于社交,才成就了他们,成为了很牛的技术人员,因为他把别人用于社交的时间,都用于研究技术了。这其实也是我以前想做的事情,心无旁骛,研究技术。

博客的转变

现在对于技术的研究的确比以前少了,博客以前那样各种技术研究的文章可能会少了,要是真的还是像我以前那样,总是想着写个纯粹的技术博客,可能能写的东西会越来越少了,同时我思考其他的问题多了,我的角色转变了,博客也许也是可以做一个转变了。

博客写什么?写我感兴趣的所有东西,不仅仅是程序。

同时,最重要的一条,输出价值观。

在这个问题上,我最喜欢的两个博客做的非常成功,其中“可能吧”已经因为输出的价值观太过正确,而被国家认证了。需要访问的话,需要特殊手段。虽然“可能吧”的作者们因为各种原因,很久没有更新了,但是在Google Reader上“可能吧”的订阅者依旧逼近5W。其次,是阮一峰的博客,阮一峰是个网站方面的开发者,但是我最喜欢的是他那些和技术无关的各种杂文,比如最近的《理查德·斯托曼一直是对的》,他同时也是《软件随想录》和《黑客与画家》这两本我特别喜欢的书的翻译者。(我觉得我推荐大家去看看“可能吧”就已经算是价值观输出了……)

说了这么多,搞的有些像博客推荐了,顺面也介绍一下“酷壳”,amazon的一位开发者的博客,技术方面有很多见解都很不错,虽然有的时候有些偏激,但是鬼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偏中庸才这么看呢。”还有刘未鹏的博客,我看了他的文章,受益良多,也是开发者,但是更加像心理学博士….呵呵,从他那儿了解到了很多关于怎么学习的东西,甚至,能一直将博客下下来,也很得力于他那几篇劝博的文章…

人类社会中,不仅仅是技术有意义,有意义的东西还有很多,也值得我思考和记录。我以前是故意的少些其他东西,因为我就是要写纯粹的技术博客,将来,就不这样了,从这篇文章开始……是有变化了吧。

今年的计划

总的来说,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技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所以,接下来,我还是可以做团队的技术支持,解决疑难杂症。同时研究能提高团队开发效率的技术和方法。同时,做专业的策划,比专业策划还专业的策划,这个,也许是近期的重中之重。

另外,尽快拿到驾照,买个车,在汽车之家也看了不少时间了。然后,找个时间,开着车,去趟西藏…

分类:  随笔 
标签: 

Posted By 九天雁翎 at 九天雁翎的博客 on 2012年01月29日

分享到:

前一篇: 移动平台现在可用的C++ 11特性 后一篇: 疯狂猎鸟项目小结 -- 技术篇(主要是cocos2d-x相关)